槟净选盟:成熟度非问题18岁投票合理

2020-07-18

槟净选盟:成熟度非问题18岁投票合理槟净选盟:成熟度非问题18岁投票合理槟净选盟:成熟度非问题18岁投票合理槟净选盟:成熟度非问题18岁投票合理槟净选盟:成熟度非问题18岁投票合理

内阁已议决修改宪法,把国民的法定投票年龄从21岁降低到18岁,让更多年轻人参与投票。若一切顺利,年届18岁的年轻人可在下届大选投下神圣一票,选出心目中的政府。

根据联邦宪法第119(1)(a)条款,我国公民必须年满21岁才有资格成为选民。降低投票年龄是希盟第14届全国大选的其中一项竞选承诺。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日前宣布这消息时说,青体部接下来会成立一个集合朝野政党国会议员的小组委员会,进一步讨论和草拟修改联邦宪法的事宜。

他说,修宪需要获得国会三分之二多数议员的支持,但他有信心反对党的青年领袖代表包括前巫青团长凯里将会支持修宪。

18岁到底该不该有投票权?他们在思想上是否足够成熟去决定国家未来?净选盟槟城选区划分监督小组组员菱韦接受《》访问时认为,投票年龄从21岁降到18岁是合理的,成熟度并不成问题。

“既然18岁可以考驾照、可以独立签署合约、在无需监护人或家长共同签名下可以开银行户头、已达到法定工作年龄,并且需要纳税,他们也应该有权选票。”

助年轻人参与重建国家

他说,要让年轻人参与重建国家,降低投票年龄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先进国,像是韩国、日本和印度,都已经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低至18岁,有些国家如英国、德国和美国,更是逐步将年龄调降至16岁。”

他认为Y世代和Z世代应该成为我国选举制度的一部份,让他们能决定自己的政治代表。

他说,许多18岁年轻人尚在求学,让他参与投票可以让他们通过手中一票选出他们所要的方向,而如果他们的方向是正确的话,那幺未来他们毕业后出到来的社会,就是他们所想要的大环境。

与年轻人讨论政治课题

菱韦说,在过去,年长者在家里或学校是很难与年轻人分享政治话题,因为在某程度上年轻人还没完全準备好接受这类讯息。

“但如果我们没做任何事情,那幺年轻人即使到了21岁也不够成熟参与国家建设。”

“我认为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让长辈和孩子们们讨论国家课题,距离下届大选还有4年多的时间,或许他们可以从在家里的餐桌开始谈论,这将有助于让年轻一代为投票作準备。”

许国伟:属社会偏见

18岁与21岁差别不大

时事评论员许国伟说,我国的法定成年年龄是18岁,虽然有者认为18岁未必有足够的成熟度去决定国家大事,但其实18岁跟21岁的成熟度差别不会太大。

“认为18岁不够成熟,缺乏判断力,往往是成年人对年轻一代的社会偏见。”

他说,成熟与判断力,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年龄,而是在于环境,现在的年轻一代成长于网络时代,接触的资讯更多,也更有自己的想法。

他认为让年轻人在18岁就拥有投票权,也可进一步鼓励他们更加认识时事,了解政策、关心国家。

他说,把投票年龄提早到18岁,是全球多个民主国家的趋势。

“大部分先进国都是18岁投票,即使在东盟国家,泰印菲柬寮缅等国家都是18岁,我国和新加坡则是21岁。18或21岁投票其实与国家发展或落后、稳定或动乱,未必有直接的关係。”

无论如何,他认为降低投票年龄的同时还必须探讨学校的教育,让更多公民教育的内容纳入其中,让学生对国家社会政策时局有更多了解及兴趣。

须获149国会议员支持

通过修宪门槛有难度

若要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必须先跨过国会三分之二国会议员支持的修宪门槛,即要获得至少149名国会议员支持。

菱韦说,调降投票年龄涉及修宪,要达到这个目标,最大的难度在于国会修宪时必须同时获得反对党和独立议员的支持。

“若要获得三分之二国会议员的支持,希盟必须下一番功夫说服反对派或独立议员的支持。”

“我预计这并不容易,因为许多反对党议员都清楚地意识到年轻选民会削弱年长选民的比例,并导致反对党在来届大选中更难获胜。”

菱韦认为,我国的选举制度上除了投票年龄之外,还有许多缺陷是需要改善的,比如选区划分不公而乖离一人一票的价值,如垄尾区有4万6000选民,但布城只有1万选民,选民的声浪在国会中没有平等的空间。

他说,希盟政府可以有数个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重新划分选区以还原一人一票的价值。目前,政府已委任私人界资深律师阿查尔出任选举委员会新任主席,希望他在不久的将来可提供更全面的“选举改革”议程。

林瑞木:须从制度下手

年轻人民主意识应加强

槟州青年理事会主席林瑞木说,降低投票年龄是好事,但政府必须从制度下手,尤其通过教育加强年轻人的民主意识。

他说,很多18岁的年轻人甚至不知道什幺是政党、什幺是国会,也不知道怎样组成政府、为何会有2张选票等等。

“所以如果要降低选民的年龄,必须先从制度下手,尤其在教育方面,同时也需要有一段缓冲期加强民主意识。”

他说,一些国家如台湾和香港,当地人对于选举的认知很强,但相对的,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在谈论这些课题时还是相当避忌,尤其在家庭和朋友之间。因此,政府要降低投票年龄就必须为提高整个社会的民主意识,为此做好準备。

“未来要年轻化没错,但是行动上也不能仓促,因此需要一套完整的机制使到整个社会步伐能够跟上年轻化。”

林瑞木说,我国的18岁年轻人一般还在念着中五或大学先修班,可是在我国的教育制度上却只有到了大学先修班才开始接触这类知识,换句话说,年轻人在还未感受到国家的制度就要去投票选政府。

他说,目前只有大选先修班的普通试卷(Pengajian Am)会学习国家政治体系,但也并非所有学生都会报读先修班。

“若要降低投票年龄,或许可以提早让学生修读普通试卷。”

“如果没有做好完善的準备,会衍生很多问题。若要更全面落实这项计划,政府或许需要至少2届的时间。”

关键字: 槟净选盟18岁投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